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文化旅遊

学党史 | 开国将军陳仁洪革命故事

2021-04-21 08:40文章来源: 《铅山红色旅游》(2009) 郑大中
字體:【    】 打印

陳仁洪,1917年出生于紫溪鄉火星村沦头自然村。1930年11月,陳仁洪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2月,被派到柏畈区地方苏维埃工作,任区团委书记。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年9月,铅山县第六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召开,陳仁洪当选为铅山县苏维埃主席团委员,任县苏维埃军事部政治委员。1934年3月,上铅县成立独立营,任政治委员。在赣东北苏区第三至第五次反“围剿”中,任红军主力部队班长、排长、连长、营长等职。

学党史 | 开国将军陳仁洪革命故事

陳仁洪

陳仁洪在闽北地区坚持了极其艰苦的三年游击战争,屡建奇功,开辟资(溪)光(泽)贵(溪)游击区。

抗日战争爆发后,1937年9月——10月,陳仁洪同黄知真等人在光泽县的大洲村与国民党江西省和福建省当局举行了多次谈判,促成双方达成了停止军事行动的协议。“石塘整编”后,陳仁洪任“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第三支队第五团第二营营长,北上皖南。在皖南事变中,率所属部队打头阵掩护新四军军部突围,身负重伤。皖南事变后,任新四军第7师57团副团长、抗日军政大学第10分校教育长、新四军第7师21旅参谋长等职。

解放战争中,陳仁洪历任华东野战军第6纵队第17师副师长、16师师长、第24军第70师师长等职,参加过莱芜、孟良崮、鲁西南、豫东、淮海、渡江等战役。

抗美援朝战争中,陳仁洪入朝作战,历任24军第70师师长、24军副军长,参加过五圣山阵地守卫战、朝鲜东海岸反登陆防御、1951年夏季进攻战役、金城战役等战役。

从朝鲜回国后,陳仁洪到高等军事学院基本系学习,毕业后历任66军副军长、24军军长和军政委、北京军区副政委、济南军区副政委、济南军区第二政委、政委。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一)

1927年12月,弋橫農民起義。1928年秋,崇北農民起義。

不久,方志敏、黄道等派共产党人秘密到铅山南部组织农民进行抗捐、抗租、抗税、抗债、抗粮的“五抗”斗争,酝酿武装起义。陳仁洪的大哥王大兴和二哥王继云是挑盐夫,都秘密加入了共产党。

1928年初冬,陳仁洪多次看见大哥、二哥和邻村的郑卫金、陈维龙等人去村里的一个棺材铺。出于好奇,一次悄悄地跟到棺材铺,把眼睛贴在门板上偷看,门却突然打开了。是二哥,二哥严厉地说:“以后不许来偷听!”

后来,陳仁洪又多次看到大哥他们在棺材铺碰头。一天,大哥对陳仁洪说:“今天,我们几个要在棺材铺开会商量重要事情,你在外面给望个风,见有紫溪的民团来,就大声唱山歌。”此后,陳仁洪便经常为大哥他们望风、送信。

1930年10月的一天,参加过东坑起义的紫溪人李德和对陳仁洪说:“我和你大哥、二哥在一起做事,讲共产党主张。共产党有个帮手,叫‘C.Y’,做的事和共产党一样,都是为了穷人。你愿意参加革命吗?”这天晚上,他同邻村其他6名少年在十八都村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这一年,陳仁洪13岁。

東坑起義後,石垅、紫溪成爲鉛山工農革命的中心。1931年1月,中共鉛山縣委、縣蘇維埃政府機關由信江北岸橫峰境內的港西遷入石垅,10月遷到紫溪,1934年5月,遷回石垅。

这一时期,是铅山苏区的鼎盛时期,先后建立了12个区委和100多个支部,党员发展到2100余人,成立了30多个乡苏维埃政府。这期间,陳仁洪先后担任汪源乡苏维埃儿童团团长和团支部书记(1931年9月,带领汪源乡23名团员集体参加红军,同年12月,又转入地方工作)、柏畈区团委书记、县苏维埃主席团委员、县军事部政治委员、县独立营任政委(1933年,当时才16岁)等职。

(二)

1931年8月開始,國民黨連續向紫溪發動了三次圍剿。

铅山苏区紧急动员,“猛扩红军”,45岁至7岁的人都分别参加了闽北独立团、赤卫队、“丝炮队”(地雷队)、少年先锋队、儿童团,很快建立了全民皆兵的苏区武装力量体系,取得了三次反围剿的胜利。三次反围剿斗争中,陳仁洪从儿童团长、红军战士到柏畈区游击队长(区团委书记兼),10多次出其不意地成功袭击敌人,以胆大心细敢战而被苏区军民以传奇色彩传颂。

1932年6月,國民黨糾集60萬人馬向閩浙贛蘇區發動了第四次圍剿。9月,方志敏第二次率紅十軍3個主力團渡過信江到達紫溪,召開了軍事會議,宣布了反圍剿的作戰方案。鉛山縣委和蘇維埃機關按方志敏的指示,臨時撤到車盤。

陳仁洪在紫溪嶺的阻击战中和五里峰的战斗中,缴获2条步枪。独立团领导邹琦听说后,在庆祝大会上表扬了陳仁洪,指示柏畈区党委书记黄志和吸收陳仁洪入党。

学党史 | 开国将军陳仁洪革命故事

紫溪嶺

1933年9月初,铅山县第六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在紫溪召开,陳仁洪当选为县苏维埃主席团成员,并被任命为县军事部政治委员。9月中旬,敌人对铅山苏区发动了更大规模的第五次围剿。不久,铅山独立营三个连损失过大半。9月底,县委书记吴先喜把陳仁洪叫到办公室,说:“你一直要求到独立营去,现在要重建独立营,把你调到独立营任政治委员。你要做一个打十仗只能输三仗的指挥员。”

陳仁洪到独立营任政委的第二天半夜,国民党驻石塘的21师的一个团1500多人偷袭紫溪,拂晓前被哨兵发现,陳仁洪带领独立营200人赶到路背阻击,直到傍晚才撤离,出色地掩护了县委机关和群众安全转移。当敌人占领了紫溪时,吴先喜已迅速组织了各区游击队500多人下山趁夜扰袭敌人。陳仁洪又带独立营分散进入敌人营地,声东击西,搅得敌人摸不着头脑,只好星夜逃回石塘。这次战斗,打死130多敌人,缴获步枪30多条,陳仁洪还缴了一挺重机枪。

同年11月,黄立贵带红十军五十八团打永平,从早上打到中午未攻开城门。向紫溪撤回时,陳仁洪带县独立营在后,走到虎头门时,中了石塘赶来的敌军埋伏。陳仁洪迅速作出反应,抢占了一座山头反击;黄立贵也迅速组织五十八团进行反包围。这一仗下来,石塘敌军死伤700多人,仅县独立营就缴获了70多条枪。1934年5月,上饶县和铅山县部分合为上铅县,陳仁洪仍担任独立营政委。

(三)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圍剿”失敗,紅十軍主力北上後,國民黨再次調集10萬兵力對閩北根據地進行鐵壁圍合。不久,閩北紅軍也開始撤出閩北蘇區首府大安,在武夷山區開始了長達3年的遊擊戰爭。

10月下旬的一天,独立营接到闽北军分区的命令,独立营留下一个连在英将配合上铅县委坚持斗争,其余由陳仁洪带到大安待命。陳仁洪带领300多个20岁上下的年青人星夜赶到大安后,陳仁洪被调任军分区政治部青年干事,负责组织苏区群众搞好生产和动员青年参加红军的工作。

12月下旬的一天,在星村一带工作了两个月的陳仁洪接到命令,立即赶回大安。一到大安,看到兵工厂、医院、被服厂、印刷厂等单位都在忙于搬运各种物资,组织撤退,知道形势恶化了。果然,一到军分区,司令员李德胜等人就向他交待了新的任务:到教导队一中队任政委,带领一中队到四渡桥接替警卫连(伤亡过大)再坚守8天,掩护机关转移。

四渡桥是大安街的咽喉,在8天内失守,大安首府各机关就不能顺利转移。当天傍晚,陳仁洪带领一中队100多个年青战士赶到四渡桥接替警卫连的阵地。警卫连连长在对陳仁洪介绍情况时说:“我们没有机枪,主要靠地雷和手榴弹阻击敌人进攻。”因此,洋庄赤卫队派到四渡桥支援警卫连的“丝炮”队队长坚持带队留在阵地上。

当晚,陳仁洪把教导一中队和“丝炮”队30多名队员,重新分成3个区队,每个区队分为地雷组、滚雷组、手榴弹组、阻击手组分守四渡桥各阵地。翌日拂晓,敌人又开始了新一轮进攻。在敌人一阵猛烈炮火轰炸后,为了尽可能地多杀伤敌人,陳仁洪等到敌人进入有效打击范围内才下达反击命令。

敌人不敢夜里进攻,陳仁洪就带着战士们趁着夜色在敌人的必经之路埋好地雷。敌人正面佯攻、两侧主攻,陳仁洪就带领战士们灵活应对。敌人佯装收兵撤退麻痹我方,然后突然袭击,但陳仁洪和战士们时刻提高警惕,识破敌人的阴谋。

就这样,陳仁洪带领战士们在四渡桥坚持到第八天。第八天,敌人向四渡桥发动了更加猛烈的进攻,战斗一直打到夜幕降临,才把敌人打退。当陳仁洪带着战士们撤退到五渡桥时,赶来接应的军分区司令员李德胜拍着陳仁洪的肩膀,兴奋地说:“打得好,你们圆满完成了任务。我们吹了几次撤退号,也不见你们撤下来,大家都以为你们光荣牺牲了呢!现在赶快回大安街。黄政委(黄道)还在等你们的好消息!”

(四)

敵人占領大安後,沿紫溪到武夷山市一線屯兵,不久,形勢進一步惡化,北上抗日先遣隊主力在懷玉山被敵人重重圍住,彈盡糧絕,方志敏不幸被捕。

1935年1月底,黄道在大坑口召开了紧急会议,将部队进行整编,重建闽北独立师,开展游击战争。1935年2月初,闽北独立师整编成立大会在长涧源召开,陳仁洪任三团一营政委。随后,中共闽北分区委员会又召开了团以上干部军事会议,制定了游击战争的方针政策和原则,并对今后的斗争作了部署。

閩北大部分根據地失守後,敵人實行移民並村、封山設卡、計口售糧鹽等經濟封鎖政策,企圖把紅軍凍死、餓死在山上。

闽北独立师重建后的首战,是打紫溪。三团一营有两个连是原上铅独立营的,人地两熟,团里把打紫溪炮台的任务交给了陳仁洪。

农历正月十五,三团从温林关出发。陳仁洪带领40多名装扮挑纸夫的战士打前站。傍晚时分走到下渠,陳仁洪他们未响一声,正在乡公所过元宵的民团便全部成了俘虏。

学党史 | 开国将军陳仁洪革命故事

五裏峰(衷龍達攝)

在下渠吃完晚饭后,陳仁洪又带领团部侦查排和一营二连打先锋向紫溪进发。半夜里,部队到了紫溪,陳仁洪分派二连三个排分别打紫溪的三个小碉堡;随后赶到的三团一连和二连等到碉堡被拿下后即打紫溪街。驻守紫溪的国民党第二十一师的一个营已经一年没有看到过红军了,守备松懈,一个大碉堡和三个小碉堡很快就被陳仁洪的先头部队悄悄摸调了。当四座碉堡同时燃起四堆大火时,一连和二连便分头向紫溪街敌军各营地发起猛攻,一些被打昏了头的敌人往碉堡逃,又遭到占领碉堡的红军迎头痛击。天亮时,战斗结束,三团主力部队也赶到了紫溪街。这次战斗干净利落,团总部把缴获的武器全部奖给了一营,陳仁洪他们全部换上了国民党正规军的装备。

撤离紫溪前,陳仁洪带了一个班穿过火烧畈,赶到家里看母亲。他推开家门,看到厅堂的香牖堂上供着香火,在父亲和两个哥哥的牌位旁,还摆放着他的灵位,母亲坐在牌位前哭泣。原来,红军离开紫溪后,敌人造谣说陳仁洪在紫溪分水关一仗被打死了。母亲说,与他订了亲的表妹被区长绑去送给国民党军官做小老婆了,他大嫂也被区长霸占了,他的两个妹妹也送给了人家做童养媳了。陳仁洪安慰了一会母亲后,便朝广漈方向去追赶打陈坊的部队了。

(五)

独立师首战紫溪告捷,陳仁洪匆匆回家看了母亲后,在广漈追上了部队。接着,三团从章家、杨家排方向赶到杨村,支援一团。

杨村战斗结束后,一团打湖坊,三团打陈坊。陈坊国民党二十一师的一个营以连为单位分驻在塗家、盖竹、黄沙坑三地,三团各营分击三地的敌人,营长在打杨村时负重伤,陳仁洪带一营打塗家的一个连。赶到塗家,已是下半夜。陳仁洪围住了设在村外山口的碉堡,派侦察排悄悄摸掉吊桥上的哨兵,冲进碉堡里,碉堡的守敌成立俘虏。一个副连长叫王连生的正好在此之前到碉堡查岗,也成了俘虏。

陳仁洪对王连生说:“我们了解到,你们连长回老家过春节还没有回队,由你指挥。你是与红军为敌,还是让村里的兄弟缴械戴罪立功?”王连生答应戴罪立功。于是,王连生带着红军进村缴了敌人的械。

天亮时,陳仁洪带一营赶到盖竹,打黄沙坑的三营也赶到了。团长对陳仁洪说:“盖竹碉堡太险隘,敌人凭有利地形,负隅顽抗,二营打了一夜,都没拿下。现在想让你们营上去接替二营,怎么样?”

学党史 | 开国将军陳仁洪革命故事

天柱山鄉檀合村盖竹自然村全景

陳仁洪领了任务,带着几个连长上去看了地形,碉堡确实易守难攻。陳仁洪用手榴弹和机枪组织了几次强攻,都没有拿下。要把它攻下,只有用迫击炮和炸药爆破,但红军没有。到了下午3点多钟,有消息说,敌二十一师已派兵从上饶赶来增援盖竹。怎么办?陳仁洪向团长建议,全团摆好架势佯作最后进攻,并在村前碉堡一带不断喊话,他带几个人赤手空拳进村劝降。一营几个连长争着要替他去,都说营长已负重伤,不能再让政委去冒险了。守塗家的敌副连长王连生被感动,表示愿意随同陳仁洪一同进村说降。

经团长允许,陳仁洪带王连生进了村。经王连生介绍,盖竹村里的敌营长,知道陳仁洪也是营长,并连自卫武器都不带,表示很佩服。在村外强兵压境的压力下,经过陳仁洪一番说服,敌营长接受了投降。

陳仁洪冒着生命危险,大胆只身与敌人谈判劝降成功,迫使150多名敌人放下武器,并获得了一批物资,最后取得了打陈坊的胜利。

(六)

蓋竹戰鬥後,團部布置了下一階段的任務:各營分散進山打遊擊,保存革命實力,三至五個月,到桐木關一帶找分區機關;一營到疊石一帶活動,全團20多名傷員跟隨一營,二營和三營隨團部到太源一帶活動。

一营长惠信民负伤,一营和伤员由陳仁洪带着连夜赶到叠石。叠石(属天柱山鄉)是铅山南部一个地广人稀的大山窝,沟深林密,“隔河闻歌声,相见走三天”,是个打游击的好地方。在叠石一个只有3户人家的村子里,陳仁洪让司务长把从盖竹带来的粮食和菜肴多些给各连,让大家痛快地吃顿好饭,然后睡上一个好觉。

陳仁洪没有睡觉,他带着钱物和几个卫生员到叠石各小村分散安顿伤员。为了保证伤员在村民家安全养伤,两天后,他又带着部队离开了叠石打高泉。

在高泉打掉民团,虚张了一下声势,陳仁洪到了浆源以西一带活动,以便了解叠石的伤员情况。

一天,有一個自稱是軍分區的交通員來到漿源送信。信是李德勝的親筆信。

陳仁洪看后,觉得很突然,因为独立师各部离开长涧源时,黄政委明确向大家说明各部分散到外线打三至五个月的游击。而按理,这样的集结通知应该是团部下达的,可这信又是司令员李德胜的亲笔字,而黄政委的签名却不是他自己的笔迹,也没有盖章。陳仁洪召集各连干部开会分析,大家一致认为,司令员调动部队,不能不去,但情况复杂,一定要提高警惕,防止有叛徒做诈。

部队到了西坑村的东侧山坞里,陳仁洪让大家休息,自己爬上山口一块石头上望着篁村方向,却闻到一股从下面路上随风飘来的烧焦味,而身后的西坑村连一只狗叫都没有。他下到从石垅到桐木关的大道上,踩到两具被烧焦的尸体。他正感到情况不妙时,突然听到一阵枪声,接着看到吴瑞生等人气喘吁吁地赶到。

吴瑞生等人了解到,司令员李德胜已叛变,篁村附近各路口已全部埋伏了敌人,只等接到李德胜信的各部前来入网,一路上都有被打死的红军战士。陳仁洪让人把已被监视住的送信人叫来,那人交待了李德胜叛变的情况。

原來,獨立師各團從溫林關出發到外線發動後,閩北黨政軍機關也移到東坑、西坑一帶,准備進桐木關一帶休整。剛到東坑的當晚,敵人就追到了篁村。做飯時,李德勝對黃道說,他帶作戰參謀和警衛員去觀察一下篁村的情況。快到篁村時,李德勝開槍打死了警衛員,打傷了作戰參謀。作戰參謀一身是血趕回向黃道報告情況後,黃道當即下令向三港轉移。當500多人的機關隊伍到達桐木關時,李德勝已帶了一個團的敵人追到。機關隊伍的後衛阻擊了一陣,沒有攔住敵人,敵人追到三港,機關隊伍後半部分都被敵人沖散了,所幸吳先喜獨立團及時趕到,才把敵人打出三港。

黃道立即派人尋找獨立師各部,通報李德勝叛變情況,並緊急召開黨委會,作了《反對叛徒,提高革命信心,堅持革命鬥爭》的報告。會後吳先喜任軍區司令員。

李德勝叛變,閩北軍分區機關遭受很大損失,唯一一部電台也丟失了,從此,與黨中央的聯系被中斷三年。

学党史 | 开国将军陳仁洪革命故事

武夷山桐木關

陳仁洪判断,分区机关如今也不可能在三港了,于是带领一营向温林关方向活动,寻找分区和师部。

(七)

当夜,陳仁洪带着部队离开篁村、西坑一带。因为怕敌人埋伏,他们不敢走大路,只好朝黄连木山方向移动,穿越原始森林到温林关军分区。

走了七、八天,才翻過黃連木山。因爲糧食不多,一路上挖糯米藤、水苋菜吃。武夷山中的初春,無日不雨,但大家在行軍中,仍然很有興致地唱著自編的山歌:

頂風冒雨走山澗,

單衣單褲禦風寒。

吃著野菜飲清泉,

睡著大地蓋青天。

生活雖苦心歡樂,

共産主義在明天。

1935年4月初,陳仁洪带着一营终于在黄连坑北侧大道上,与军分区机关和四团汇合。汇合后,军分区重新整编了四团,团长郑歪嘴,团政委彭喜财。陳仁洪的一营被改编为四团一营,营长周夏梅,陳仁洪仍任政委。不久,独立师二团也从浦城回到温林关。

敵人利用青黃不接和李德勝叛逃,加緊對溫林關根據地圍困和封鎖。爲了反封鎖,黃道、吳先喜決定打上饒縣的上泸鎮。

上泸鎮是個“千年古鎮”,有二、三百戶人家,有很多財主。據了解,上泸鎮因爲離上饒城較近,敵人守備松懈,只有一個民團七十余號人。黃道把打上泸鎮的任務交給了四團一營和二團一營,由鄭歪嘴指揮。

一個晴朗的春天午後,在五府崗金竹排集合,四團一營在前,二團一營在後,一路上大家七嘴八舌地說著“黃道讓我們到上泸財主家去挑糧食改善生活”之類的話,興奮地向上泸鎮開進。

可是,陳仁洪带侦察排侦察到的情况是,上泸镇还驻有国民党“剿共二纵队”一团的兵力。郑歪嘴不敢贸然行动,把部队隐藏到达四十八都的一个山坳里。陳仁洪提出:敌变我变,把镇里的敌人引出来,改进攻为伏击战。

经请示,黄道、吴先喜同意了这个方案,并命令第二天拂晓,由陳仁洪带一支小分队诱敌。

第二天天未亮,陳仁洪带小分队潜入上泸镇,声东击西放了一阵枪,然后虚张声势地“逃”出来,匆忙集结起来的敌人紧追不舍,追到一个叫金钟山的地方,遭到我军伏击。黄道、吴先喜带着支援部队 也及时赶到。我军一阵猛打,“剿共二纵队”一千多人损失过半,余下的纷纷四处逃散。

这一仗下来,缴获了大批武器和物资,极大地鼓舞了红军的士气。在姚家垅召开的祝捷大会上,黄道和吴先喜都赞扬了陳仁洪有勇有谋。


浏覽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