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文化旅遊

学党史 | 红军奇袭河口鎮

2021-04-26 08:49文章来源: 《铅山红色旅游》(2009)
字體:【    】 打印

1930年,信江流域的革命形勢越來越好,新的蘇區政權相繼建立。方志敏、周建屏率紅十軍攻城池、拔據點,四處出擊,特別是6月份的秧畈之役和河口之役,打得國民黨反動派及地方政府是聞“赤”色變,惶惶不可終日。

面對各地如雨後春筍般蓬勃興起的新生政權、紅軍的發展壯大以及突然襲擊,國民黨當局一方面加強縣城和重要城鎮的軍事防禦,阻止群衆與紅軍的聯系;一方面調兵遣將,加快“圍剿”蘇區的步伐,妄圖撲滅熊熊燃燒的革命烈火。

爲了粉碎敵人的陰謀,信江特委針鋒相對,一方面動員各縣、區青年參軍,以實現“猛烈擴大紅軍”的目的,另一方面派紅軍到各地有目的地襲擊城池,打擊敵人的囂張氣焰。

12月上旬,紅軍襲擊上饒大捷。國民黨當局非常恐慌,認定紅軍必然會揮師南下攻取河口。因爲河口不但是信江流域的經濟、軍事、文化重鎮,也是贛東北蘇區與閩北蘇區聯系的屏障。若河口失守,意味著閩贛蘇區將連成一片,兩地紅軍則如蛟龍入海,其勢更不可擋。所以,爲了加強河口的防禦,國民黨當局調與鉛山相鄰的弋陽、橫峰兩縣的警察隊和靖衛團到河口,加上鉛山本地的地方武裝,統一歸駐河口國民黨新編第十三師李坤團指揮;給駐防部隊配置輕重武器,構築沿河防禦工事;同時,查封渡河船只,禁止漁民乘竹排外出捕魚,收繳一切可以渡河的工具。國民黨當局認爲,有沿河的火力封鎖,又沒有了渡河口工具,紅軍就是插翅也難飛越信江,進攻河口。

重兵镇守,工事坚固的河口鎮,不但使李坤团认为可以高枕无忧,就是附近县的土豪劣绅也认为河口是一个好的避难场所。所以,弋阳、横峰、上饶等周边县的土豪劣绅携带金银细软、妻子儿女,纷纷来到河口鎮,有的甚至把百货、布匹、药品、粮食也拉来。

学党史 | 红军奇袭河口鎮

河口信江、浮橋

面对敌人如此固守,要不要进攻河口,在红十军领导层产生了二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敌人已经做了充分准备,而且武器、弹药、兵员都优于我军,强攻很难取胜,不如转向守备相对薄弱的县城。方志敏、周建屏根据河口地下党组织送来的敌军火力配置、武器装备、人员数量等情报分析认为,敌人自以为军事实力强于红军,所以他们守卫相对松懈。再则,攻取河口鎮比攻取其它县城意义更大,不但可以扫清闽赣苏区联系之障碍,扩大红军的社会影响,而且可以解决部队的辎重给养,达到扩大红军队伍的目的。于是,决定突袭河口,啃下这块骨头。

12月11日,红军部队带着战利品,从上饶县城出发,一路高歌,佯装凯旋而归的样子。深夜,部队行至铅山与上饶接壤的村庄——大地时,突然丢下辎重,放下背包,轻装急行,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河口鎮对面的新滩蒋家,将部队分散掩蔽在村庄里。方志敏、周建屏及红军指挥员在村庄后背的一个山洞中,铺开地图,通宵达旦,研究作战方案。他们决定部队分二路过河口,一路乘船渡河偷袭城西守敌,一路过浮桥强攻桥头堡敌人。第二天晚上,当地几个群众带着一队红军战士,跳进冷彻骨髓的河中,将沉在河底的18条大船秘密打捞出来,停泊在蒋家渡口隐蔽待命。

13日淩晨,戰士們摸黑悄悄到達指定的地點。冬天的深夜,月黑風高,寒氣襲人,又是在河邊,風勁特別大,凜冽的寒風,就象鞭子一樣,抽打著戰士們穿得單薄的身體。但想到即將攻進對岸,消滅城中的國民黨反動派,每個戰士的心裏都是熱血沸騰。河對岸城中昏暗的燈火在寒風中越來越少,越來越暗,整個河口城在夜幕的天空下,像一條飄搖的小船,沈浸在死一般的寂靜中。

淩晨4點,方志敏、周建屏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進攻城西的部隊即刻跳上一字排開的18條船上,嚴陣以待。這時,一條小船載著5名紅軍戰士在漆黑的河面上箭一般駛向對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登岸把敵人昏昏欲睡的崗哨抹了。在一顆紅色信號彈的召喚下,18條大船載著紅軍突擊隊悄無聲息地渡過信江,早已等候在那裏的地下交通員引領紅軍迅速包圍了駐紮在八角廟的靖衛團。這時團丁們正在溫暖被窩中呼呼大睡,當紅軍高喊“繳槍不殺”出現在他們床頭時,幾百名靖衛團丁從睡夢中驚醒,還沒弄清怎麽回事就被繳了械,乖乖地舉起了雙手。整個戰鬥幹淨利落,沒費一槍一彈勝利結束。

学党史 | 红军奇袭河口鎮

紅軍突擊隊從蔣家渡河,消滅了駐守在八角廟內的靖衛團

進攻浮橋頭的部隊接到命令後,從浮橋上悄悄快速移動。當走到浮橋中間時,被橋頭守敵發現。守橋敵人看到過來一隊人影,忙拉栓喝問:

“幹什麽的?不准過橋!”

橋頭守敵是國民黨正規軍,不但彈藥充足,武器精良,而且橋頭工事堅固,易守難攻。要想奪取橋頭堡,關鍵是要速戰速決。

“我們是紅軍!”

說遲時,那時快,沒等敵人反映過來,紅軍戰士就以猛烈的火力打得敵人擡不起頭。敵人的警報拉響了,城內敵人的援兵也出動了,密集的槍炮從幾處向沖到橋頭的紅軍開火。紅軍戰士猶如猛虎下山,撲向橋頭堡。在槍林彈雨中,許多戰士倒下了。火光中,鮮血染紅了橋下的河水。但紅軍戰士仍然高舉著紅旗,前赴後繼,“殺”聲震天,勢不可擋。經過激烈的戰鬥,守橋敵人及部分增援的敵人全部被消滅,過河先頭部隊迅速占領橋頭堡,以更加猛烈的炮火阻擊繼續來增援的敵人,紅軍大部隊順利通過浮橋,隨即占領了沿岸的各個火力要塞。

見第一道封鎖線已被紅軍占領,敵人便退居城內第二道封鎖線,憑借堅固的防禦工事和充足的彈藥,負隅頑抗,一時,部隊前進受阻,又有許多戰士在進攻中倒下了。正當紅軍准備再次發起進攻時,敵人的背後響起了密集的槍聲,敵人還以爲城西靖衛團的援兵到了,誰知在背後開火的竟是紅軍。原來,進攻城西的部隊在交通員的帶領下,消滅了沿途的小股敵人,及時趕了過來。敵人遭前後夾攻,第二道防線傾刻崩潰。

二支部隊會合後,分兵三路,一路占領金雞山,阻擊城內敵人逃竄;一路截斷河口到上饒的公路,防止上饒敵人的增援;主力部隊從正面進攻李坤團。

紅軍的突然襲擊,使河口守敵猝不及防。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土槍土炮的紅軍,竟敢真的來攻河口,而且行動像神兵天將那樣神速。第二道防線攻破後,敵人又繼續往後退,利用暗堡、裏弄、巷道繼續頑抗。一時間,河口是街戰、巷戰、堡壘戰此起彼伏;槍聲、炮聲、厮殺聲響成一片。紅軍在河口地下黨組織派人協助下,東打西殺,往往是敵人退到哪裏,紅軍就打到那裏。

經過三個多小時的激戰,敵軍主力全部被殲,敵警察中隊長王德躍、弋陽縣“剿匪”委員會主席葉景芬當場擊斃,俘敵480余人,繳獲迫擊炮6門,機槍6挺,步槍900多支,子彈15000余發。但敵團長李坤、縣長彭複蘇和警察隊長吳仰山等在戰鬥中化裝逃跑了。戰鬥結束後,沒收了大地主、大資本家的錢糧和其他貨物,抓獲了化裝成夥計模樣躲在染店裏的國民黨鉛山縣黨部常務委員楊大鵬和鉛山、弋陽、橫峰三縣躲藏在河口的土豪劣紳。

学党史 | 红军奇袭河口鎮

天亮了,太阳升起来了,温暖的阳光照耀着硝烟尚未散尽的河口鎮。河口市民怀着喜悦的心情,敲锣打鼓,载歌载舞,在王家塘召开庆祝大会。会上,方志敏做了慷慨激昂的演讲,他痛陈了国民党反动派统治的腐败黑暗,描述革命胜利后人民当家作主的美好生活,高度赞扬了铅山人民特别是河口市民反抗压迫、支援苏区、支援红军的革命精神。会后,进行了公审,将杨大鹏和几个罪大恶极的土豪劣绅就地正法。

浏覽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