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文化旅遊

学党史 | 方志敏攻打石塘鎮

2021-04-27 10:29文章来源: 《铅山红色旅游》(2009) 卢志坚 陈立强
字體:【    】 打印

三月初十天,紅軍有幾千,

說道石塘幾千煙,不打不甘願。

從下松嶺過,石塘就打破,

打死團丁幾十個,槍支都繳過……

这是当年流传在铅山苏区的一首红色歌谣,它歌颂的是闽浙赣革命根据地、红十军创始人方志敏一进闽北期间攻打石塘鎮的革命故事。

1931年2月,蔣介石調集了十八個師零三個旅,二十萬人的兵力,采取穩紮穩打、步步爲營的作戰方針,開始對紅軍進行第二次“圍剿”。此時的紅十軍在政委塗振農的領導下,已經好久沒有打過勝仗了。面對敵人猛烈的攻勢,塗振農驚恐萬分,他提出:“紅十軍應該拉到中央蘇區去,中央蘇區鞏固了,贛東北蘇區自然會鞏固起來。”方志敏對這種奇談怪論,作了堅決的鬥爭,他說:“這是十足的逃跑主義思想!紅十軍是贛東北人民用鮮血和生命創建的,我們決不能在敵人圍剿的嚴重時刻離開。”

就在這時,閩北蘇區告急!駐紮在鉛山的國民黨56師劉和鼎部、吳仰山靖衛團和福建省防軍錢玉光旅、海軍陸戰隊林秉周旅對閩北蘇區已然形成夾擊之勢。國民黨軍隊利用紅軍獨立團子彈缺乏,不能久戰的弱點,專以小部分兵力,利用土屋,開鑿槍眼,來對抗紅軍。在一次攻打土屋的戰鬥中,閩北獨立團團長潘骥英勇犧牲。國民黨軍隊用這種戰術,占據了閩北大量的村莊。一些蘇區暫時失守。

学党史 | 方志敏攻打石塘鎮

石塘鎮全景(马玉龙摄)

为了狠狠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以解闽北之围,方志敏决定率领红十军进军闽北。他利用敌人主力集中在闽北,铅山后防空虚,决定途经铅山时拿下石塘鎮。1931年4月,方志敏、周建屏率领红十军4000余人,从横峰铺前出发,先克华埠,再渡过信江,经石溪,沿上(饶)铅(山)边境过松岭、岩前、墩头、马鞍山、石门源、月山脚、厚田、期思渡,直奔石塘而来。

石塘鎮位于铅山县境东南部,北武夷山中部,北临信江和浙赣铁路,南面与福建省崇安县交界,是连接赣闽两省的咽喉要地,战略位置十分突出。镇内店铺林立,纸号、茶庄星布,人口稠密,经济繁荣,是铅山一个重要的商业集镇,也是铅山国民党反动派统治东南山区的重要集镇。该镇镇北城墙外不远处有两座碉堡,镇东的平头山顶上有一座炮台,四周是坚固的土城墙和宽而深的护城河,镇内还有许多高大的建筑物及里弄小巷,并派有陈祖寿商团、任老汉保卫团两部人马驻守。

学党史 | 方志敏攻打石塘鎮

松泰行弄——當年任老漢在此被擊斃

任家保衛團是東坑暴動期間,武夷山王村大坑的地方反動勢力爲對付革命群衆而組建的。擔任任家保衛團團長的任老漢是任正余的兒子,任正余有七個兄弟,當地群衆稱之爲“七老虎”。任家一族憑借家族勢力在整個武夷山區作威作福、魚肉百姓。任老漢長得身材魁梧、虎背熊腰,十六歲就能挑兩擔谷在田勝上行走,還能將300多斤的舂臼雙手端起,他跑步還能吹沖鋒號,只要手能攀援,再高也可以上得去。剽悍的任老漢因此深受鉛山反動派的賞識。此次國民黨當局將任家保衛團調來和陳祖壽商團共同駐守石塘,可見對石塘的重視。

4月27日上午八时左右,方志敏率领红十军到达石塘鎮北的八角亭附近。他来到一座小山包上,打开地图,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并拿起望远镜朝石塘方向看了看,一个攻打石塘鎮的计划悄然形成:一路绕过鸣山庙攻打位于陈家南面的碉堡,拿下碉堡后再夺取镇东的平头山顶炮台;一路由八角亭经天和北路直插镇北的通知门城门口。两路人马形成钳形攻势,包抄敌人的武装据点。

當紅軍部隊來到石塘城下時,敵人做夢也沒想到會在這裏遇見紅軍的正規部隊,不由亂作一團。在攻城部隊指戰員的號令下,嘹亮的沖鋒號角響起。霎時,“沖呀”、“殺呀”的雄壯聲此起彼伏。紅軍戰士一個個向下山的猛虎一樣,穿過敵人“嗖嗖”的子彈,越過護城河,向石塘城內沖去。碉堡裏、炮台上、城牆邊的敵人邊打邊退,已然潰不成軍。正在城牆上視察巡防的陳祖壽聽說方志敏來了,嚇得顧不得與任老漢聯系,匆匆跑下城樓,帶上少數親信、家丁倉惶逃出南門,過將軍灣,從隆教院的山塢繞道往永平方向逃竄。只剩下任老漢還在指揮他的團丁們同紅軍負隅頑抗。

沒過多久,紅軍已經攻進石塘城裏,他們頑強地與任家保衛團在城裏展開了激烈的巷戰。任老漢發現突然有這麽多英勇的紅軍從天而降,知道形勢不妙,趁團丁們沒注意,只身沿中街往南狂奔而逃。當他逃至松泰行弄口時,突然一隊紅軍戰士搜捕過來,他膽戰心驚地躲進弄裏,紅軍沒發現,徑直走了過去。松泰行弄座落在石塘中街碼弄口斜對面,兩邊高高的院牆之間是一條長50米,寬2米,東西走向,鵝卵石鋪就的呈“一”字彎形的古樸幽雅的巷道。這條弄堂是坑背潘中和紙棧後門的唯一出路。任老漢趕緊繼續往前跑。當他逃到弄堂的中段時,發現商團幹事傅仰貞已搶先一步跑到了潘中和紙棧的後門。任老漢、傅仰貞兩人平時就勾心鬥角、面和心不和。平時受貫了氣的傅仰貞,發覺任老漢正緊隨其身後逃竄而來,心想:今天,非叫你吃一回閉門羹不可。傅仰貞一跨進後門,立刻就把門關緊了。爲了防止任老漢破門而入,他快速橫插好上、下門闩,緊接著拿來一個碗口粗的木棍死死地撐住後門。剛撐好門,任老漢也隨後趕到了門口。他一邊用手不斷地拍打著門板,一邊苦苦哀求道:“傅兄,快開門!求求你放我一條生路。”不管任老漢怎麽說,傅仰貞就是不開門。這時弄堂口不時傳來小隊人馬跑來跑去的腳步聲,隨時有被紅軍發現的危險,任老漢感到從來沒有象今天這樣憋氣過,一向性格暴躁的他沈不住氣了,拔出腰間的短槍對准門縫,“砰,砰”兩槍,門那邊的傅仰貞右腿中彈倒在地上疼得嗷嗷直叫。任老漢無奈之下,決意越牆逃跑。他看了看四周,該弄前寬後窄,可以翻越。于是他雙腳向上一躍,手腳同時撐著兩邊的牆壁,向牆頭上攀援。

一队红军正从中街向南追赶敌人,快到陈家弄口时,突然听到附近有枪响,立刻返了回来。到松泰行弄里时,看见任老汉一只脚已踏到墙头的边沿处,就要翻过去了!说时迟,那时快,几个红军几乎同时举起枪,“啪,啪”几声,作恶多端的任老汉被当场击毙。激战不到一个小时,红十军就完全占领了石塘鎮。

学党史 | 方志敏攻打石塘鎮

方志敏攻克石塘鎮曾住过的中街祝家老宅

由于国民党到处宣传红军是“恶魔”、“共产共妻”,红军占领石塘鎮后,当地百姓人心惶惶,市面萧条,街上许多店铺都关门闭户,停止营业。为了迅速安定民心、稳定秩序,让老百姓更加了解红军、支持红军,方志敏一面派政治部的同志四处张贴告民众书、宣传标语,维护社会秩序,一面在中街祝家老宅内设立军委会办事处,负责接待群众来访,调查了解社会各阶层情况。第二天,方志敏在抚州会馆(今石塘小学内)召开了群众大会。在会上,他向石塘的群众和工商界代表宣传了党的政治主张,讲解了红军的政策和铁的纪律,号召全体劳苦大众团结起来,同反动势力坚决地作斗争。由于红军的政策深得民心,市面很快恢复正常,社会秩序迅速得到稳定。在群众的举报和支持下,诸如王德跃等一批土豪劣绅被捉,罪大恶极的被枪决,一大批地主的财产被充公,有效地补充了军队的给养。

紅十軍在石塘稍事休息後,翻過溫林關,向福建進軍。在紅十軍攻打石塘以及入閩作戰勝利的推動下,鉛山的革命形勢有了快速發展,黃柏畈、下渠、觀星嶺、詹家畈、彭村等地相繼建立了區、鄉蘇維埃政權。至此,鉛山蘇區面積已達到全縣面積的60%,紅軍遊擊隊的活動地區則更廣,鉛山的國民黨反動政府已處在蘇區人民的包圍之中。隨後蘇區轟轟烈烈的土改工作進一步開展起來。


浏覽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