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文化旅遊

学党史 | 鲜为人知的马头岭阻击战

2021-04-30 10:32文章来源: 《铅山红色旅游》(2009) 衷龙达
字體:【    】 打印

1932年9月22日下午一點來鍾,賴天缽挑著滿滿兩桶稀飯沿著村後的林間山路氣喘虛虛的爬向楓山,當他就要抵達山頂時,眼前的一幕讓他驚呆了,楓樹梢上飄揚的紅旗下面,布滿的卻是垂頭喪氣的白軍。他這一驚非同小可,滿擔的稀飯“嘩”的從肩頭滑下來,兩個木桶就勢骨碌骨碌滾進了山塢裏。他于是拔腿返身往山下狂奔而去,消失在密密的竹林深處。“今天真是活見鬼了!”回到家裏,賴天缽怎麽也想不明白,紅旗下的陣地怎麽占領的卻是白軍?賴天缽是鉛山縣西南山區一個叫陽西灣村的村民,是個紅軍家屬。和其他革命家屬一樣,每次紅軍在附近打仗,他都積極參與支前服務。剛才他就是給紅軍送飯去的。可爲什麽紅旗下的陣地上全換成了白軍了呢?事情還得從頭說起。

話說這年的9月10日,爲了粉碎蔣介石對贛東北蘇區的第四次反革命“圍剿”,打破敵人的軍事圍攻和經濟封鎖,時任紅十軍政委的方志敏同志率領紅十軍二進閩北。先後攻克赤石、星村兩個重鎮,接著又打下了富甲一方的浦城,籌得款項50余萬元,繳獲了大量槍枝彈藥和根據地急需的布匹、藥品、食鹽等物資,並通過繳獲的無線電台第一次與中央紅軍取得了聯系,極大的激勵和振奮了贛東北蘇區軍民反“圍剿”的士氣與信心,也震動了蔣介石反動集團的整個朝野。

浦城大捷的第三天深夜,红十军与闽北独立团在返回到武夷山的途中接到侦察员送来的一个重要情报:“围剿”赣东北苏区的急先锋——敌79师从其驻扎的铅山县城永平鎮倾巢出动,正沿石塘至车盘一线杀气腾腾的扑来;与此同时,敌12师唐淮源部的一个先头团则由永平至紫溪一线朝闽北方向悄悄袭来。妄图左右两路包抄,截断我红十军归路,将红军一举歼灭在分水关一线。并且紫溪一路(右路)的敌军次日早上即可翻过紫溪岭,经五里峰进击车盘,情况万分危急。为了挫败敌人的阴谋,顺利回师赣东北苏区,方志敏、周建屏、黄道、黄立贵等红十军与闽北独立团将领,紧急开会,研究破敌之策。

学党史 | 鲜为人知的马头岭阻击战

參加了馬頭嶺阻擊戰的老紅軍吳萬福(衷龍達攝)

在黃道同志簡要介紹完附近的地形地貌與兩軍態勢後,坐在一旁鎖眉沈思的方志敏同志站了起來,走到作戰地圖前,用紅鉛筆在馬頭嶺、楓山與老鴉尖幾處高地重重的畫了幾個圈圈,果斷決定利用車盤與下渠之間、車盤與紫溪之間的結合部——陽西灣村前的馬頭嶺、村後的楓山、老鴉尖所形成的天然屏障,在五裏峰下打一場伏擊戰,殲滅敵右路先頭團有生力量,確保紅十軍主力從紫溪、石垅方向安全撤回到贛東北蘇區。

經過一番缜密研究,大家一致同意了方志敏同志提出的圍點打援作戰方案。

爲了確保伏擊戰的勝利,戰役的關鍵在于有效阻擊敵左路軍,即延緩從石塘一線撲來的敵79師主力的增援。一向以敢打硬仗著稱的閩北獨立團團長——人稱“黃老虎”的黃立貴主動請纓,擔負起了在馬頭嶺、銅錢嶺、楓山一線阻擊敵79師增援的任務。

馬頭嶺地處車盤與下渠之間,南距車盤五公裏,北距下渠三公裏,系武夷山脈北面的一個突出山梁,一條古驿道從山腳下蜿蜒而行(當時還沒有公路),桐木江從馬頭嶺旁汩汩流過。江對面是同樣突兀于江前的楓山,楓山與馬頭嶺之間形成一個天然的隘口。

学党史 | 鲜为人知的马头岭阻击战

陽西灣、楓山(衷龍達攝)

作戰方案確定之後,紅十軍與閩北獨立團的紅軍戰士便從駐地出發,星夜急行軍40公裏,迅速搶占了五裏峰、老鴉尖、楓山、馬頭嶺及馬頭嶺西南側的銅錢嶺等幾處戰略制高點,並在五裏峰與馬頭嶺兩個隘口布下重兵,在兩個隘口後面的狹長地帶設下埋伏。而與此同時,敵人的兩路人馬,也已擺出一字長蛇陣,黑壓壓朝馬頭嶺、五裏峰兩個方向撲來。

22日上午7點15分,一只野雞突然發出一聲尖厲的嘶叫,驚恐的從馬頭嶺上飛起,拖著斑斓的長羽,飛過桐木江,落進楓山的竹林深處。緊接著,五裏峰方向便傳來了炸了窩似的槍炮聲。這時,埋伏在馬頭嶺、銅錢嶺、楓山的閩北獨立團紅軍戰士透過密林,看見左路敵人的長蛇陣也已沿沙坂——下渠——姚家山——雞公灣路線,一路蜂擁而來,黑壓壓一眼望不到盡頭,先頭部隊轉眼間便進入了埋伏在馬頭嶺上的三營戰士的眼皮底下。

三營是個加強營,爲閩北獨立團的王牌。營長汪林興是獨立團裏出了名的神槍手,雙槍在手,百發百中。營裏有個機槍手叫賴天球的,人高馬大,天生神力,有一次在子彈打完後用手中的無彈機槍硬是把三個圍著他的白軍一一撂倒,沖出了包圍圈。還有一個叫衷麻子的,臂壯腰圓,使一把大砍刀,功夫十分了得,是該營令敵人聞風喪膽的“三煞星”之一。

望著敵人成隊成隊的從眼鼻子底下溜了過去,埋伏在馬頭嶺上的紅軍戰士們依然屏聲靜息。原來團長戰前動員時一再要求,先不要把敵人堵死,打蛇打“七寸”,讓前邊的敵人鑽進“口袋”,有‘飯’大家一起吃,這樣既可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也可減輕阻擊的壓力。當敵人的先頭部隊抵達銅錢嶺和岑源魚塘沿時,隨著營長汪林興一聲號令:“打!”,馬頭嶺上早已憋不住的紅軍戰士于是齊刷刷朝路上的敵軍猛烈開火,子彈、手榴彈雨點般砸向敵陣之中,瞬間將這條“長蛇”攔腰斬斷。敵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打懵了,一個個喊爹叫媽,抱頭鼠竄,許多人還不明白是怎麽回事就嗚呼哀哉了。後面的白軍于是紛紛往來路上潰逃。

学党史 | 鲜为人知的马头岭阻击战

敵79師在雞公灣樹林中的臨時指揮部舊址(衷龍達攝)

此時,敵79師師長王錦文已騎著一匹棗紅馬趕到了雞公灣,見到潰逃下來的士兵,拔出手槍就朝天空“砰砰砰”連打數槍,氣急敗壞的大吼:“頂住,給我頂住!退逃者一律格殺勿論!”,並順手撂倒一個仍在繼續逃跑的士兵,這才把驚惶潰逃的白軍給鎮住。他隨即跳下馬來,在雞公灣村前的一片樹林裏設起一個臨時指揮部,重新組織了一個加強營向馬頭嶺強攻。同時,抽調大批人馬渡過桐木江撲向陽西灣。妄圖一舉拿下馬頭嶺、楓山、老鴉尖幾個戰略高地,增援五裏峰方向正被我軍團團包圍的敵右路先頭團。轉眼間,陽西灣滿坂金黃的水稻被沖往楓山、老鴉尖的敵軍踏成了“牛欄糞”。但蜂擁而上的敵人同樣被早已守候在楓山、老鴉尖的紅軍戰士打得潰不成軍,紛紛潰退下來。馬頭嶺這邊,敵人一個加強營再次被打得焦頭爛額,許多敵人被擠掉到桐木江中,把江水都染紅了。被紮進口袋裏的敵先頭部隊更是被四面埋伏的紅軍包了餃子,東沖西突,尋找生路。

爲了攻上馬頭嶺,給先頭部隊解圍,敵人發動了一波比一波更強的攻勢。但英勇的三營戰士似一道銅牆鐵壁,使馬頭嶺成了敵人一道過不去的坎,一次又一次被打壓在馬頭嶺下。

学党史 | 鲜为人知的马头岭阻击战

地處車盤與下渠之間的馬頭嶺(衷龍達攝)

面對在耳畔嗖嗖飛鳴的流彈,敵師部這時也亂作一團,那些參謀、副官一個個驚慌失措,東躲西藏,只有敵師長王錦文還算鎮定。帶著一副墨鏡拄著一根拐杖立在草坪中間,不時拿胸前的望遠鏡朝陣地上觀望。當敵營長哭喪著臉跑到師長面前報告,說共匪火力太猛,馬頭嶺怎麽也攻不上去時,他惱羞成怒,拔出手槍“砰”的一聲就把那營長給斃了。于是他只得把自己的家底——警衛連也拉了上去。這個警衛連都是些訓練有素的亡命之徒,是王錦文手中的王牌。他們左手拿槍,右手揮刀,亡命沖鋒。紅軍戰士面對窮凶極惡的敵人,沈著應戰,迎頭痛擊。槍打出頭鳥,三營長汪林興手起槍響,沖在最前面的敵連長應聲斃命。

但這般亡命之徒卻象吃了懵懂藥一般,叫囂著“爲連長報仇”的口號仍然瘋狂撲向三營陣地,戰鬥場面異常慘烈。手榴彈、子彈打光了,紅軍戰士就用大刀砍、用梭標刺、用石塊砸。連老、弱、傷兵也投入了戰鬥。面對蜂擁到陣前的敵人,賴天球大喝一聲,端起機槍跳出掩體,朝敵人一陣猛掃,不幸中彈犧牲。衷麻子把打光子彈的步槍一扔,取下背上的大刀左切右砍,被一個躲在樹下的敵人一梭子彈打穿了褲裆,睾丸都被打飛了。他怒目圓睜,大吼著“老子跟你拼了!”猛撲過去,一刀結果了那敵人的性命,自己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此時,馬頭嶺上的紅軍戰士已經頑強奮戰了三個多小時,就在敵人即將突破陣地的危險時刻,英勇的三營戰士聽到了團長的集結號在銅錢嶺上嗚嗚響起,于是在營長的率領下且戰且退,與團長親率的團部直屬隊及一營二營戰士彙合,迂回退守到老鴉尖陣地。這時,五裏峰下的戰鬥也已接近尾聲,右路敵人一個團被全部殲滅。

在閩北獨立團退出陣地時,黃立貴團長特別交待,所有的紅旗原封不動的留在陣地上,用以迷惑敵人。爲此,兩路敵軍從不同方向攻上楓山時還發生了“狗咬狗”的一幕。

紅十軍與閩北獨立團經過此次戰役,順利突破了白軍的圍堵,勝利回師到了蘇區,使敵人妄圖在武夷山中一口吃掉紅十軍的計劃徹底破産。

浏覽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