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文化旅遊

学党史 | 新四军从这里走来 ——闽赣边红军游击队石塘整编纪实

2021-05-04 13:27文章来源: 《铅山红色旅游》(2009)
字體:【    】 打印

武夷山下有一座千年古镇——石塘鎮,它在明清时期是闽赣交通要道和纸张、茶叶等商品的重要集散地,也是古代江南五大手工业基地之一,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连四纸制作技艺就源于此。然而,闽赣边红军游击队在石塘整编为新四军第三支队第五团奔赴华中抗日前线,却鲜为人知。

時局轉變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開始二萬五千裏長征,紅七軍與紅十軍組成紅十軍團也離開贛東北根據地繼續北上,擔負抗日先遣隊的任務。12月,駐閩“綏靖”主任蔣鼎文、駐贛“綏靖”主任顧祝同指揮所屬各部,南自崇安、建陽,北從上饒、鉛山,東經廣豐、浦城,西由邵武、光澤,采取“四面兜剿”、“節節推進”的戰術,以閩北蘇區首府大安爲總攻擊目標,大舉清剿閩北紅軍遊擊隊。閩北紅軍遊擊隊適時作出了“主動撤離大安,保存有生力量,依靠武夷山區,堅持遊擊戰爭,積極牽制敵人,配合中央紅軍”的戰略決策,開始了長達三年的遊擊戰爭。

在艱苦卓絕的遊擊戰爭中,由于軍分區司令員李德勝的叛變使紅軍丟失了僅有的一部電台,從此與黨中央失去了聯系。1936年6月,閩贛省委決定由黃立貴擔任閩中特委書記兼分區司令員,准備在可能的條件下,爭取與堅持中央蘇區鬥爭的紅軍遊擊隊取得聯系,找到項英、陳毅與蘇區中央分局;8月,省委又決定派省工聯主席吳華友去上海,設法通過白區的關系與黨中央取得聯系,都沒有結果。1936年12月,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爆發,蔣介石被迫接受“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的主張,國共開始進行第二次合作,但是閩贛省委對國內形勢仍然缺乏了解。

学党史 | 新四军从这里走来 ——闽赣边红军游击队石塘整编纪实

紅色首府——福建大安

1937年1月底,黃道在一張用來包鹽的上海《新聞報》上看到了“西安事變”的消息。隨後,紅軍遊擊隊在南平到光澤的公路上截獲了一輛國民黨福建省銀行的汽車,發現一本生活書店出版的《生活日記》,從中知道了1935年發生的“一二·九”運動。從這些有限的消息中,閩贛省委敏銳地意識到,國內形勢正在發生急劇變化,全民抗戰的時刻已經來臨。1937年2月7日,閩贛省委果敢地做出了《關于開展抗日反帝鬥爭的決議》,號召“一切不願作亡國奴的中國人,不論職業、團體、宗教信仰及政治派別,一致聯合起來,共同進行抗日的民族戰爭”。3月7日,閩贛省委成立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閩贛省抗日軍政委員會,黃道任主席,曾鏡冰、曾昭銘任副主席。同時發布訓令指出:當前黨的路線是發動與組織全民族一切革命力量,去對付當前的敵人日本帝國主義與賣國賊,號召人民“有力的出力,有知識的出知識,有槍的出槍,都參加到抗日陣線上去”。隨後,閩贛省委又用閩贛省抗日軍政委員會的名義,通過“快郵代電”等辦法,多次向江西、福建兩省國民黨地方當局發出“停止內戰,聯合抗日”的呼籲。

可是,國民黨當局置中共閩贛省委的正義呼聲于不顧,依然堅持“北和南剿”的政策,加緊“清剿”南方紅軍遊擊隊。1937年1月,國民黨駐閩“綏靖”主任蔣鼎文重新調整部署,集中八個師、一個旅及閩贛兩省保安團隊共十萬大軍,對閩北根據地發動瘋狂進攻。

在國民黨軍殘酷“清剿”下,各地紅軍遊擊隊對嚴峻的鬥爭形勢又認識不足,致使人員損失慘重。1937年3月,閩北獨立師的一個縱隊在資溪、光澤、貴溪一帶遇到幾路敵人的圍攻,部隊被打散,獨立師政委吳先喜犧牲。5月,閩北獨立師師長黃立貴率一個營的兵力在邵武、順昌、建甯、泰甯一帶活動,被敵前阻後追,艱苦轉戰2個多月,無法甩掉敵人。7月12日,黃立貴在突圍中犧牲。同時,閩東獨立師師長盧文清在周甯附近犧牲,部隊也受到不少損失。閩贛省委被迫轉移到光澤與建陽邊界的母豬崗高山上。

面對國民黨當局的殘酷“清剿”,以黃道爲首的閩贛省委堅持以民族利益爲重。在盡量避免和國民黨軍正面作戰、保存有生力量的同時,閩贛省委不斷團結各界人士和青年學生,建立抗日救亡團體,大力宣傳抗日,使“停止內戰聯合抗日”的呼聲傳遍閩北各地,國民黨當局在政治上逐漸陷入被動。

談判鬥爭

“七七”蘆溝橋事變後,特別是松滬抗戰發生以後,蔣介石迫于形勢將在閩北一帶清剿的第三師、第七十五師、第七十六師主力部隊撤走。國民黨軍對南方各遊擊區的進攻被迫停止,閩北國共雙方武裝對峙的局面漸趨緩和。

爲盡快實現與國民黨閩贛當局的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閩贛省抗日軍政委員會致函南京國民黨政府,提出建立南方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建議。1937年9月20日,黃道、曾鏡冰、曾昭銘又聯名致函國民黨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輝,提出合作抗日三點主張:一、同意將紅軍遊擊隊改編爲抗日義勇軍,並在劃定的區域內實行抗日言論、集會、結社自由;二、要求允許和朱德、彭德懷通信,以求得中共中央的指示與領導;三、在談判未確定之前,首先停止軍事行動,要求福建軍政機關立即將崇安城至分水關一線,崇安城至岚谷一線,星村、曹墩等地至建陽杜潭、邵武二都橋等地國民黨駐軍首先撤退。並派曾經被捕過的原中共光澤縣大洲區委書記蔡詩山與國民黨光澤縣縣長高楚衡聯絡,負責雙方談判具體事宜。

1937年9月下旬,國民黨當局同意與閩贛省委談判,並指派江西省第七保安副司令周中誠和光澤縣縣長高楚衡爲談判代表。于是閩贛省委確定派中共閩贛省委宣傳部副部長、閩贛省委秘書兼兒童局書記黃知真和閩贛省軍區教導大隊教導員邱子明爲談判代表。

在中共閩贛省委的不懈努力下,1937年10月初,國共雙方在光澤縣大洲村舉行了談判。經過6天的艱難談判終于達成了協議:閩贛省方面停止打土豪,改分田地爲減租減息,將紅軍遊擊隊改編爲贛閩邊抗日義勇軍;國民黨江西省政府方面同意釋放政治犯,提供紅軍給養和紅軍集結地點,保證閩贛省方面赴中央彙報工作同志的安全等。

学党史 | 新四军从这里走来 ——闽赣边红军游击队石塘整编纪实

大洲談判舊址

大洲談判中,關于閩北紅軍的駐防地點曾經引起激烈爭論。閩贛省委原定方案是崇安或鉛山。國民黨代表再三表示,他們是江西省政府派出的代表,只能代表江西方面;崇安是屬福建的,他們不好表態。于是,閩贛省委談判代表拿出到鉛山集結的方案,他們表示同意。只是要求允許他們在河口駐軍,以保護軍需倉庫和後方醫院,其它地方,紅軍遊擊隊一到,他們的部隊都可以撤出。

談判結束後,省委機關也搬到了大洲村。同時,曾昭銘到南昌見到了項英、陳毅。項英指示閩北紅軍遊擊隊停止軍事行動,集中改編爲抗日義勇軍。對于與國民黨江西上層的談判,由項英與當局繼續進行。不久,八路軍駐南京辦事處博古、葉劍英派顧玉良來到閩北傳達《中共中央關于南方各遊擊區工作方針的指示》。至此,閩贛省委與中央分局及黨中央之間斷絕3年之久的聯系完全接通。

不久,驻崇安、邵武、建阳的国民党军队不信守“停止军事行动”的协议,不断向游击区进行武装挑衅。为此,闽赣省委不得不派饶守坤、王助、马长炎、左丰美等率部进行自卫还击。10月24日,闽北红军在24小时之内,三战三捷,连续拔除了邵武二都桥、建阳响古村、杜潭村三个国民党军据点。同一天,由汪林兴率领的闽北红军主力也一举摧毁了铅山县石塘鎮国民党军炮楼。闽北红军的连续反击,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迫使国民党军遵守合作抗日协定。闽赣省委抓住有利时机,立即指示建松政、资光贵、邵光建游击区与国民党福建地方当局进行谈判,分别就团结抗日、释放政治犯等方面的问题达成了协议。

学党史 | 新四军从这里走来 ——闽赣边红军游击队石塘整编纪实

溫林關下的和尚坪(衷龍達攝)

集結整編

1937年10月下旬,黄道、曾镜冰在温林关下的和尚坪会见国民党联络官吴仰山,确定铅山县石塘鎮为闽赣边红军游击队集结地点,研究防务交接和军需供应事宜。

1937年11月初,谢忠厚(谢锐)、陈仁洪受黄道之命带领一个排从崇安长涧源进入石塘打前站。不久,饶守坤带领闽东北游击队、刘文学带领资光贵游击队、马长炎带领原二纵队一部分部队、黄瑛带领崇安独立营和游击队以及在战斗中负伤的、失散的、从监狱中营救出来的同志,陆续汇集到石塘鎮。闽赣省委机关也于11月中旬来到石塘,驻扎在坑背的抚州会馆里(现在的石塘小学)。

部隊剛集中到石塘時,鉛山、玉山、廣豐、上饒等地的國民黨軍隊調動頻繁,鉛山的國民黨保安團長揚言要消滅紅軍。爲了避免發生沖突,閩贛省委一面派出偵查員到各地,密切注視國民黨的動向;一面按照中央“獨立自主靠山紮”的指示,將部隊拉到石塘河的對岸,依山傍水而紮,防止國民黨軍隊的暗算。

此时部队仅有600多人,闽赣省委把扩军工作放在了首位。他们组织大批干部下乡,进行抗日宣传,动员青壮年参加抗日队伍,各地很快掀起了报名参军的热潮。横峰、上饶、广丰等地青年也纷纷来到石塘报名参军,不到一个月,部队便扩充到1300多人。不久,资(溪)光(泽)贵(溪)等地区又动员了100多人参军,由地下党员鲍永泉亲自送到石塘。期间,三年游击战争时期失散在各地的红军战士也都陆续找到石塘鎮来。到1937年12月中旬,部队很快发展到1500多人。

許多戰士和國民黨打了多年的戰爭,與他們結下了血海深仇,現在突然要和國民黨合作,思想上一時很難接受。閩贛省委在抓緊部隊軍事訓練的同時,把統一思想作爲整編的基礎,組織幹部和戰士認真學習《八一宣言》、《抗日救亡運動的新形勢與民主共和國的決議》等文件,向他們講解國共合作的意義及黨的政策。通過一段時間的學習,軍隊的思想逐漸統一到抗日民主統一戰線上來。

学党史 | 新四军从这里走来 ——闽赣边红军游击队石塘整编纪实

石塘整編期間黃道曾住此處(賴家紙行內)

1938年1月初,新四軍軍部在南昌成立。根據東南分局的指示,閩贛邊紅軍遊擊隊改編爲新四軍第三支隊第五團;黃道調任新四軍駐贛辦事處主任;撤銷閩贛省委,成立閩浙贛特委,曾鏡冰任書記,並留下部分人員堅持原地鬥爭。隨後,新四軍第三支隊司令張雲逸、副司令譚震林等支隊領導來到石塘,抽調了部分幹部到支隊司令部、政治部機關工作。

2月9日,五團營以上幹部在石塘舉行就職儀式。會議由張雲逸主持,黃道代表中共東南分局和新四軍軍部宣布命令,閩贛邊區紅軍遊擊隊改編爲“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第三支隊第五團”。團隊長饒守坤,副團隊長曾昭銘,參謀長楊元三,政治部主任劉文學,一營營長嚴昌榮,二營營長陳仁洪,三營營長周汝春。全團編爲三個營,一個機炮連。全團共有1500余人,重機槍4挺,迫擊炮2門,輕機槍10多挺,花機關槍3挺,駁殼槍90多支,步槍700多支。張雲逸、譚震林分別在五團成立大會上做了動員報告。

整编期间,黄道在石塘的昭武会馆筹办了赣东公学。学校由黄道亲自负责,主要是对全国各地来到石塘鎮的爱国青年进行革命教育。后来国民党称这里是他们的防区,新四军不能办学,团部就改用“新四军石塘军政政训班”的名义继续办学。“无锡抗日青年流亡服务团”和“上海教育服务团”的男女学生共100多人受中共东南分局指派,也来到政训班学习。

政训班的学员在石塘鎮学习的同时,做了大量的抗日宣传工作。他们组织宣传小分队,自编话剧等节目深入到各乡村宣传统一战线和抗日救国的道理,教群众唱《松花江上》、《打回老家去》等抗日救亡歌曲,讲述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种种暴行。经过短时间的军政训练后,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被派到各地继续做抗日宣传工作,一部分人则编入了新四军第三支队第五团。

1938年2月25日,新四軍五團北上抗日誓師大會在石塘河灘上舉行。饒守坤團長和曾昭銘政委分別做了簡短的講話後,桂逢洲參謀長宣布:“部隊出發!”會場上響起了震天的鑼鼓聲和鞭炮聲,各地趕來歡送的群衆擁在街道兩旁,人聲鼎沸,口號聲此起彼伏。

隨後,新四軍第三支隊第五團經上饒、玉山、常山、開化到達安徽省的岩寺鎮與三支隊六團彙合,踏上了奔赴華中抗日前線的征途。

浏覽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