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文化旅遊

学党史 | 无锡流亡团印象

2021-05-05 13:27文章来源: 《铅山红色旅游》(2009) 苏永平
字體:【    】 打印

学党史 | 无锡流亡团印象

無錫流亡團是無錫流亡青年抗戰服務團的簡稱,由無錫、溧陽、溧水等地的愛國知識青年所組成。這些年輕人深受國破家亡的痛苦,有著很高的抗日情緒。他們輾轉城鄉,深入民衆,進行抗日救亡宣傳鼓動工作。

1938年下半年,无锡流亡团自上海来到铅山县治永平鎮。因当时永平知名人士任睦宇先生之妻是上海人,而其妻兄与该团一些成员相识;任先生之妹任慈仙又是铅山县妇女指导处的干部,关系相当,所以该团便来到永平。

無錫流亡團約30幾人,到達永平後,初擬借住婦女指導處,但那裏容納不下這許多人。找來找去,他們最後駐紮在石亭子小學後面的明倫堂裏。這裏是一間禮堂,不僅駐地寬敞,還可借用小學的設施,從事講演、集會、排戲、歌唱等抗日救亡活動。

学党史 | 无锡流亡团印象

永平石亭子——無錫流亡團曾經駐紮此地

該團當時是在國民黨治下工作,出于可以理解的曆史原因,其成員的政治面貌及在團職務都是對外保密的。開始,永平人只以爲他們是一批不甘心當亡國奴的熱血青年,後來才從他們的政治態度上看出這是一個中國共産黨領導下的抗日團體。

陳野萍(中共黨員,建國後在中共中央組織部任職。“文革”後,曾任中央組織部長、中顧委委員)是團負責人。他常著暗黃色長袍,頸上繞條長圍巾,面容莊重而又帶著微笑,頗具老大哥風度。在集會時,他代表團體發言,言談沈穩有力,且落落大方,善于交際。給人留下較深印象的其他成員有:

陳傳熙,主要從事戲劇導演工作。記得他還在街頭劇《放下你的鞭子》中扮演老漢,形象逼真而生動。

華麗和蔣一梅兩位女士,常在早上和晚間帶領縣立女小高年級學生登上永平古城牆高呼抗日口號(謂之晨呼和夜呼)。其時,響亮的抗日救亡呼聲震蕩在古城上空,聞者莫不熱血沸騰。記得女小學生蘇XX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壓力下爲過早婚配的問題而深感痛苦時,華、蔣二位曾自告奮勇地登門造訪蘇家,勸其雙親改變了初衷,表示尊重女兒選擇。

戴XX,看見住地小學一許姓老教師對學生教讀《東萊博義》等古書,很不以爲然,竟當面提出“不妥”的意見。他的意見,雖未得對方采納,但從中可以看出此公的坦誠和直率。

趙勇、徐明是一對患難夫妻,趙喜歡串門,與我們這些青年學生縱談國是。他倆曾借來一本封面爲《大地的海》而實則是《社會主義理論與實踐》的“禁書”細細研讀,走時竟忘了歸還主人。徐在聲樂上頗有造詣,她演唱的《松花江上》,聲情並茂,催人淚下。

還有嚴明(女)、劉裕如、劉洪鋒、徐敏(女)等均是流亡團的中堅分子。他們中的好幾位都通過關系分別進入永平小學、縣立女子小學和東門街小學等校任教或安排在縣屬機關工作,以深入師生、接近員工,宣傳抗日救亡。徐敏到縣婦女指導處工作不久即被國民黨當局逮捕。開始,她關押在縣政府監獄裏,饒祖虎和我曾前往探視。她隔著鐵窗與我們談話,依然鎮靜如故。聽說她以後被轉入永平城西郊的西廂嶺第三戰區憲兵特務隊受審,和“政治犯”們囚禁一室,再後的事就不得而知了。

学党史 | 无锡流亡团印象

如今永平步行街

流亡團爲愛國的熱血青年組成,他們的抗日救亡活動也對應地把人們感染得熱血沸騰,比如上述的早晚登城高呼抗日口號。此外,爲永平人特別是青少年學生印象不滅的主要活動還有:

第一次將《義勇軍進行曲》、《大刀進行曲》和《五月的鮮花》等抗日救亡歌曲帶到了永平這座千年古鎮。其高昂、雄壯的旋律大面積影響著古鎮的父老鄉親。一些學生當年只有十來歲,唱會後一直到今天兩鬓霜白時仍在高唱不已。鄭濤章先生即是其中一位代表人物。

以街頭或廣場爲舞台,公演《放下你的鞭子》、《煙葦港》等戲劇。一次在公共體育場(原縣府西牆外)演出時,圍觀者重重疊疊,數以百計。爲喚醒更多的民衆,他們還在夜裏點上汽燈到大義橋上宣傳演出。

1938年寒假,在無錫流亡團的抗日精神感召下,外地歸回的永平籍大中學生自發地組成了以周智爲團長的“鉛山青年戰時後方服務團”,依據自身條件,采用流亡團的模式,深入到楊村、港東、湖坊、陳坊等地開展抗日救亡宣傳活動,受到當地群衆的熱忱歡迎。我適逢其時,有幸參加了。

流亡團的正義活動逐漸爲國民黨當局所注意。國民黨鉛山縣當局的一名負責人就曾明確地對一名叫傅惠的青年打招呼說:“你不要同流亡團的人接近。要是他們有誰給你寫信,你也別收,退回去”。後來,當局對流亡團的注意程度已至“嚴密”兩字。爲避免沖突和損失,約在1939年春,陳野萍就領著他的同志們離開永平到福建去了。

浏覽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