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文化旅遊

学党史 | 黄道烈士灵柩护送队历险记

2021-05-07 09:31文章来源: 《铅山红色旅游》(2009) 许筱涛 余雪文
字體:【    】 打印

学党史 | 黄道烈士灵柩护送队历险记

武夷山鎮王村(衷龙达摄)

1939年5月,时任新四军驻赣办事处主任、中共东南局党委委员兼任东南局宣传部、统战部长的黄道同志,因病在铅山县河口鎮大同旅社医治,不幸被国民党特务买通反动医生注入毒液致死。根据黄道同志遗愿,其亲属和身边的工作人员将黄道同志的灵柩运回他工作和战斗过多年的地方、当时的闽赣省委驻地——福建崇安(现武夷山市)长涧源安葬。

這支護送靈柩的隊伍大概有二十來人,其中有黃道的妻子和兒子。他們從河口往下渠方向過去,經王村、溫林關、大坑、周源、和尚坪、江東源、桃樹坪等十來個村莊向福建崇安長澗源行進。

護送隊員們冒著初夏的高溫,翻山越嶺,到了傍晚,隊伍到了鉛山縣武夷山王村,他們已是饑渴交加,看著天色漸晚,在村東頭王長姩的表兄白操家門口停了下來,准備在此住宿一晚,第二天再進山。但是,誰也不曾想到,他們在王村住宿的那天晚上,差一點遭到壞人的襲擊,要不是王長姩和她表兄白操的暗中關照和及時制止,一場雪上加霜的流血慘案就會在王村再次發生。

那天,護送隊將烈士的靈柩放好後,按照農村的風俗,開始點燭燒香祭拜。此時,王長姩正在表兄白操家,和表嫂聊家常,看到這些軍人打扮的隊伍來到這裏,還擡著一副棺材,心裏不免有些緊張,但也很奇怪:他們既是軍隊,爲何還擡著棺材,隨從中還有女人和小孩?說不是軍隊,他們又穿著軍裝,帶著槍挂著子彈?後來一打聽,才知道棺材裏裝著的是黃道同志的遺體,這支隊伍是專門護送烈士的靈柩去長澗安葬的。她倆看著棺木旁邊站著的滿臉悲戚的女兵和約摸十多歲小孩,心裏估計這可能就是黃道同志的妻兒了,心裏也不由得跟著悲傷起來。王長姩想起自己被國民黨殺害的父親和弟弟,想起這幾年來關于黃道的種種傳說,一種同情之心油然而生。她的表嫂此時上前主動發話:“同志,你們把棺材擡到我家廳堂去吧!山區的夏夜涼,說不定晚上還會有雨。”按照王村的習俗,非自家親人靈柩,不能擺放自家廳堂。這二十來個護送隊員,大都是來自閩北地區的農家子弟,他們自然知道這個民俗規矩,堅決不肯這樣做。王長姩和其表嫂再三勸說,也一再解釋說都是自己人,不礙事,何必那麽計較。護送隊的隊長大概被她倆的真情所感動,意識到拗不過去,就吩咐戰士們將靈柩擡到大門旁邊的走廊上放好,說什麽再也不擡到廳堂裏去了。

“黃道同志被害了,護送他靈柩去長澗源安葬的隊伍要在白操家住宿一夜”。這一消息很快就在王村傳開了,大家(以婦女和小孩居多)都紛紛來到白操家,站在他們門口看著,議論著,大家議論的話題大多都是些民衆組織、赤衛隊、石塘整編以及黃道同志的各種傳說,大家對國民黨的心狠手辣感到非常地氣憤。

太陽偏西了,上山下地的男人們也都陸續回來,白操也回到了家中,白操他自私讀過私塾,在石塘讀過高小,在本地算得上是一個知識分子,喜歡說公道話也愛幫助別人,故有一定的威信。到家中後,妻子告訴了他眼前的一切,白操對他妻子的所作表示贊許,並吩咐妻子洗米做飯,招待這二十來個客人。

夜色漸漸濃了,護送隊的新四軍戰士除崗哨外,其他的都准備吃飯。此時,已回家做飯的王長姩身著圍裙,急匆匆地趕到白操家。對他說:“哥,外面有幾個男人,大概有三十來歲,他們鬼鬼崇崇的,在那裏低聲商量”。

“商量什麽?”白操忙問。

王長姩看了看廳堂裏坐著或站著吃飯的新四軍戰士,盡量把聲音壓低說:“這幾個人站在我家屋角邊,說什麽黃道是閩北的土匪頭子,他們過不了溫林關……!”

白操一聽表妹的話,心裏馬上明白這幾個人肯定不是好東西。

“他們還說了些什麽?”白操急忙又問。

王長姩顯得更緊張了。平時口齒伶俐的她這時說話卻變得有此結巴:“他們說——說——今天晚上要連夜叫一些人來暗中幹掉他們,繳他們的槍。”王長姩用手指頭輕輕指了指正在吃飯的戰士。

白操氣憤地說:“有這等事?”他望著表妹,說:“走,帶我去看看!”

白操跟著表妹走出大門,穿過圍觀的人群,朝表妹家走去,圍觀的人看見白操的氣色不對,意識到有什麽事情發生,也跟去了好幾個人。白操走到那幾個人面前,仔細辨認,發現他們並不是本地人,就劈頭劈腦地說:“你們想在我家門口幹啥?想暗中掏亂,辦不到!”他稍微停了一會兒,又說:“如果你們真的要下手,說不定掉腦袋的是你們!”

跟在白操後面的那幾個人,明白了白操所說的話後,也都氣憤地說:“做事不能傷天害理,不要把事做的太絕了!”

“是啊!”白操接過話題,對那幾個人說:“人家都已經遭人陷害,靈柩經過此地,你們還不肯放過,想想還有沒有良心?”

那幾個人看到事情已經敗露,只好偷偷地溜走了。

学党史 | 黄道烈士灵柩护送队历险记

1950年遷移到上饒信江大橋南端黃金山上的黃道墓

這天晚上,白操躺在床上,幾乎一夜沒有合眼,他在想南方革命,也想黃道,想剛才那場差點發生的流血慘案,心有余悸,他幾次起身,仔細去聽四周的動靜,直到覺得沒有什麽意外發生,才回床躺下。

這一漫漫長夜終于過去了!

第二天,黃道靈柩護送隊的二十來人吃過早飯,擡著烈士的靈柩,跨過大坑古老的石橋,翻過陡峭的獅子岩,朝長澗源走去。

白操夫婦和他的表妹王長姩,一直站在村口,目送著這支特殊的新四軍隊伍漸漸遠去,一直看不見他們的身影,心中的一塊石頭才算落地。

浏覽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