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文化旅遊

学党史 | 新四军在石塘

2021-05-10 08:46文章来源: 《铅山红色旅游》(2009) 卢志坚
字體:【    】 打印

1942年的夏天,驕陽似火。武夷山下的古鎮石塘活躍著一支火一樣的隊伍,他們從石塘集中營裏逃脫出來,英勇頑強地襲擊了國民黨反動派的倉庫、修械所等軍事重地,增強了自己的軍事實力,最後重返皖南踏上了尋找新四軍的征程,他們就是由閩北遊擊隊和石塘集中營逃脫出來的新四軍戰士組成的抗日遊擊縱隊。学党史 | 新四军在石塘学党史 | 新四军在石塘

距石塘鎮东南六七里远的詹家畈山场

1941年1月,蒋介石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3月,皖南事变中被俘的新四军将士被押到赣东北,其中囚禁我新四军战士的第三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训练总队第二大队就设在铅山县石塘鎮揽月楼内(现镇政府后院)。当时石塘四周是坚固的土城墙,其外侧还有宽而深的护城河,几处城门都设有全副武装的岗哨把守。担任“士兵大队”集中营警戒的,除宪兵一个排和特务一个连外,还特地组建了一个警卫营。在“士兵大队”集中营驻地附近数十里范围内,还设置了外层警戒线,防范“士兵大队”人员越狱。

1941年冬,“士兵大隊”裏的一部分戰士被全副武裝的警衛隊強迫到距鎮東南六七裏遠的詹家畈山上砍柴、伐竹。由于這裏離小鎮有些路程,而且山上茅草比較茂密,戰士們在行進的路上心裏就有了底,他們決定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逃脫出去。在山上開始砍柴、伐竹時,戰士們一邊幹活,一邊注視著警衛隊的動態,並互相用目光示意作聯絡暗號,設法尋找逃脫的機會和路徑。就在敵人放松警惕,輪流點火吸煙的一瞬間,我勇敢的戰士同時發出了響亮的“沖呀”的號令聲,只見戰士們個個像出了籠的猛虎,迅速向大山深處跑去。等敵人回過神來時,戰士們早已躍進茂密的樹林裏,不見了蹤影。怕死的警衛隊追趕幾步,拿起槍朝著樹林深處胡亂開了一氣,就不敢再追了。

逃脫出來的新四軍戰士在上饒、鉛山邊境找到了閩北遊擊隊,他們與遊擊隊的部分同志合編爲抗日遊擊縱隊,堅持在武夷山區的上饒、崇安、鉛山邊界地區活動。當得知距石塘東南六公裏處的觀星嶺、裏洋關丁家有敵人的一個小型修械所和敵100軍後方倉庫時,我英勇的遊擊隊決定摧毀這個倉庫和修械所。

1942年6月下旬的一天,抗日遊擊縱隊負責人曾鏡冰、張宗文等人在當地群衆陳金洪(外江東高山棚人)帶路下,以走親訪友爲名,翻山越嶺來到與裏洋關丁家隔山相望、四面青山相抱的偏僻小山村——烊錫洞,以作進一步細致的偵查。他們中午在陳金生家吃過飯後,又在當地買了三排(每排十雙)草鞋,隨後朝英將的茶坑源、平陽方向走了。第二天淩晨,一批從魔掌下沖出來的新四軍戰士,與閩北遊擊隊一起在曾鏡冰、張宗文同志帶領下悄悄摸進了國民黨設在觀星嶺的修械所和裏洋關丁家的後方倉庫,敵人還在做著黃粱美夢,就被我遊擊隊戰士消滅的幹幹淨淨。

学党史 | 新四军在石塘

“屋建高山窩,青流繞屋過。入寢須爬嶺,出門要下坡”的裏洋觀星嶺自然村

這次偷襲敵人倉庫和修械所的戰鬥,給敵人以沈重的打擊,遊擊縱隊不但沒有一人傷亡,而且還繳獲了八挺輕機槍、五支沖鋒槍、八十多支步槍,大大加強了遊擊隊的實力。

駐守在石塘的敵人得知這一消息後,連忙請來福建崇安的一個保安師來搜山,妄圖一舉消滅我遊擊隊。可我們英勇的戰士們早已從附近的茶坑源、平陽方向一路唱著凱歌,回到了武夷山閩北根據地。不久,日本侵略軍撤離上饒,國民黨調集四個團的兵力南北夾擊抗日遊擊縱隊駐地。爲了保存革命實力,戰士們把槍支彈藥埋在大五山和金竹坑山上,喬裝突圍,重返皖南尋找新四軍隊伍。

在時隔半個多世紀的今天,回顧六十余年前偷襲敵倉庫和修械所的小戰鬥,對我們這一代人有著重要的教育意義。革命前輩們爲創建一個繁榮富強的新中國作出了巨大的貢獻,體現了他們堅定的革命理想與信念,這是我們應該永遠不忘和學習的。

学党史 | 新四军在石塘

千年古鎮——石塘(姚筱舟題)

浏覽次數: